新闻详情

NEWS

进口稳中有增,甲醇积重难返

发布时间: 2020-04-02 16:07

        从往年来看,甲醇企业3-5月份是春检高峰,但是受疫情影响,很多甲醇企业已经在2月份降负或者停车,因此今年的春检规模和力度将弱于往年,并且从目前公布检修计划来看,进入4月份之后,新增检修装置并不多,检修损失或相对有限。

  .4月份有望保持偏弱震荡走势,单边建议逢高沽空。跨品种套利方面,考虑到疫情导致海外终端需求受挫,PP面临海外低价货源的冲击,建议前期PP-3MA价差扩大逐步止盈。风险因素:国际油价,疫情影响等。

  一、行情回顾

  3月份,欧佩克会议以失败告终,沙特和俄罗斯纷纷宣布增产,而越演越烈的全球疫情也为需求蒙上阴影,国际油价出现断崖式下跌,对于能化品种来说,不论是从成本端还是情绪端均形成重大利空,叠加下游需求恢复不及预期,甲醇价格迎来大幅回调,主力合约不断刷新年内低值,下面我们将对4月份的行情走势进行展望。

  二、基本面分析

  1、产能迅速恢复,供应压力仍存

  受疫情影响,2月份上游装置纷纷降负或停车,甲醇生产企业月均开工为66.5%,较1月小幅下滑5.5%。从工艺路线来看,国内煤制路线以及焦炉气制路线开工均有所下滑,开工负荷在70%和56.6%附近,而受西南天然气装置集中复工带动,天然气制路线开工小幅提升到48%附近。然而,到3月下旬,随着疫情逐渐控制,甲醇上游开工迅速提升到72%附近,作为甲醇生产的主要区域,西北装置负荷提升明显,由2月份70%的低值迅速提升到80%附近,已经超过去年同期水平,供应压力明显增加。

  从往年来看,甲醇企业3-5月份是春检高峰,但是受疫情影响,很多甲醇企业已经在2月份降负或者停车,因此今年的春检规模和力度将弱于往年,并且从目前公布检修计划来看,进入4月份之后,新增检修装置并不多,检修损失或相对有限。如果继续保持目前的开工状态,4月份仍然面临较大的供应压力,那4月份有没有可能出现转机呢?从估值来看,随着甲醇价格持续下滑,不论是天然气制甲醇还是煤制甲醇利润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整体估值处于相对偏低的水平, 并且分析过去3年的开工率与煤制利润关系,我们发现,除了2017年4季度由于煤改气导致天然气制甲醇装置大面积停工似的两者出现严重偏离之外,其余时间的整体走势基本正相关,目前煤制利润持续恶化,已经处于近几年的利润低点,后期需要关注大规模临时停车的可能。

  2、国外装置恢复,进口稳中有增

  一般而言,3-4月份是全球甲醇装置集中检修期,这也使得3,4月份进口量处于年内低点,比如去年3月份外盘开工下滑到75%附近,4月份进口量仅63万吨,相比2月份下滑10万吨。但是今年情况比较特殊,1月中旬,伊朗冬季寒潮来袭使得天然气供应紧张,伊朗政府为保民生,已经全面暂停和减少伊朗天然气甲醇的原料供应,伊朗几乎所有天然气制甲醇装置停车。进入2月份之后,伊朗气温逐渐回暖,前期因限气而停车的甲醇装置也是纷纷复产。除了伊朗区域外,3,4月份,全球其他区域的甲醇装置开工也不断攀升,其中马来西亚两套合计236万吨甲醇装置2月中旬重启恢复,开工负荷已恢复正常;3月初停车的文莱BMC年产85万吨装置已于3月下旬重启等。根据我们的估计,3月份进口量有望达到85万吨附近,相比2月份增加10万吨左右,根据往年趋势来看,4月份进口压力有增无减。

  需要注意的是,随着疫情的全球扩散,市场比较关注疫情对甲醇进口的影响,从2019年的数据来看,前5大进口来源国分别是伊朗(27%),新西兰(16%),沙特(11%),阿曼(10%),特立尼达和多巴哥(10%)。从确诊情况来看,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受疫情影响较小,新西兰,沙特以及阿曼的确诊病例也并不是很多,而伊朗情况较为严重,截止到3月26日,伊朗累计确诊29406例,其中死亡2234例,治愈10457例,但是伊朗单套装置规模较大,自动化程度较高,并且伊朗疫情出现相对较早,早在3月初就已经全面爆发疫情,从新增确诊来看,目前已过高峰期,近期有望出现拐点,未来降负可能性较低。

  3、下游复工缓慢,需求提振有限

  从数据来看,与上游开工呈现V形反转不同,传统下游整体开工不及预期,其中甲醛开工由3月初的20%小幅提升到23.6%,相比去年同期的30%的均值仍然有提升空间;MTBE开工由月初的34.25%提升到39.1%,仍然处于相对低位。需要注意的是,二甲醚和醋酸的开工不增反降,其中二甲醚下滑6个百分点到19.9%,相比去年同期的40%逊色不少,而醋酸由月初的77.7%下滑到75.87%,主要是受塞拉尼斯,兖矿装置轮检等影响,考虑到4月份也是醋酸的开工的传统淡季,短期内开工提升较为有限。究其原因,传统下游装置产能相对较小,这也决定了其受疫情的影响更为严重,虽然国内疫情已经基本控制,但是目前仍然面临着内部疫情死灰复燃与外部病例输入的双重压力,这也使得部分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生产无法完全恢复。考虑到国外仍然处于疫情爆发的前中期,我们认为4月份,中小企业的产能难有较大提升。

  新兴下游方面,烯烃开工徘徊在75%附近,相比年前85%的均值降幅明显,其中宁波富德2月下旬检修10天,目前已重启;浙江兴兴3月2日停车检修,预计为期30天;斯尔邦装置检修中,重启待定;鲁西化工烯烃重启时间尚未确定;阳煤烯烃检修计划继续推迟。从利润来看,受乙二醇,PP等终端产品价格跌跌不休的影响,目前沿海地区MTO装置仍然在盈亏平衡线之下,4月份开工难有较大提升。

  综合来看,进入4月份之后,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装置,今年的检修力度都不及往年,如果西北装置不出现大规模降负或者停车情况,整体的供应压力将有增无减,而受疫情影响,需求方面也难有较快提升,我们认为,4月份有望保持偏弱震荡走势,单边建议逢高沽空。跨品种套利方面,考虑到疫情导致海外终端需求受挫,PP面临海外低价货源的冲击,建议前期PP-3MA价差扩大逐步止盈。风险因素:国际油价,疫情影响等。